全站搜索
文章正文
李某對打印機軟件進行“越獄”被判無罪案
作者:tzxsls    發布于:2019-05-14 15:59:09    文字:【】【】【
摘要:李某對打印機軟件進行“越獄”被判無罪案
一、當事人和辯護人基本情況及案由
當事人:李某,男,2014年9月6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10月23日一審判決犯假冒注冊商标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3個月。2016年11月3日某中級人民法院改判無罪。

案由:假冒注冊商标罪。
二、案情簡介
2014年李某涉嫌假冒注冊商标罪被抓獲(其雇傭的兩名工人已被判構成假冒注冊商标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多),并于2014年9月6日被拘留,随後被起訴。公訴機關指控李某于2013年3月到2014年2月期間,雇傭陳某、王某華對三星打印機進行改裝,并修改、覆蓋三星牌打印機、惠普打印機商标标識,将上述打印機改裝成為可在中國大陸銷售的打印機型号。2014年2月陳某、王某被抓獲,并當場繳獲三星牌打印機293台、惠普打印機100台,非法經營數額共計人民币56萬餘元。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13年3月開始,李某雇傭陳某、王某,未經注冊商标所有人許可,将未在大陸銷售的“SAMSUNG”注冊商标的打印機等多個型号打印機的軟件進行升級改裝,貼上假冒注冊商标标識後予以銷售。
一審法院認定李某作為老闆雇傭同案人,未經商标所有人許可,将未授權在中國大陸境内銷售的50台“SAMSUNG”3401型号打印機、25台“SAMSUNG”340IFH型号打印機,通過軟件更新方式對打印機進行改裝,同時還有50台準備改裝的“SAMSUNG”3405型号打印機,共計125台打印機,非法經營數額共計人民币155550元。其情節嚴重,構成假冒注冊商标罪,系主犯,封處存期徒刑兩年三個月。
李某不服,認為其非老闆,所有改裝均是陳某、王某所為,因而提出上訴。
三、鳴郴瞧點
對打印機的軟件進行更新,将英文商标改為中文商标,商标仍然是原品牌商标,是否構成假冒注冊商标罪。
四、雙方意見
(一)控方意見
公訴機關認為李某無視國家法律,未經商标權利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商标權利人注冊商标相同的商标,其行為構成假冒注冊商标罪,應追究其刑事責任。
(二)辯方意見
鑒于同案兩名工人已經被判決有罪并刑滿釋放,辯護人采取罪輕辯護策略,對50台尚未改裝的打印機提出不應認定為犯罪計人犯罪金額,同時,’提出其更改打印機的方式是對軟件進行更新,将英文商标改為中文商标,商标仍然是三星商标,不改變商标所有人的商标,僅對軟件進行改裝,通過軟件“越獄”,達到降低後續使用成本的目的,此類行為與其他假冒注冊商标的行為有着本質區别。
1.本案所涉的假冒行為,是對原裝打印機本身進行改裝,改變的是産品型号,但是打印機本身仍是三星打印機。馮某隻是通過換外包裝紙箱、改機身的栎簽、面闆和條形碼、更改打印機所使用的軟件(俗稱“越獄”)等改裝成可以在内地銷售的型号,與其他假冒注冊商标的手段有本質區别。
2.涉案的50台3401、25台340IFH打印機應按照銷售單據确定的銷售價格計算。辯護人提交的客戶公司的銷售單顯示,三星3401型号打印機銷售價為每台620元,340IFH型号打印機銷售價為每台900元。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産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侵權産品的價值按照實際銷售平均價格計算。
3.涉案的50台3405型号打印機,現無确實充分的證據證實上述50台打印機将假冒他人注冊商标,對該部分的打印機價值不應計入非法經營數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産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第七條規定,-在計算制造、儲存、運輸和未銷售的假冒注冊商标侵權産品價值時,對于已經制作完成但尚未附着(含加貼)或者尚未全部附着(含加貼)假冒注冊商标标識的産品,如果有确實、充分證據證明該産品将假冒他人注冊商标,其價值計人非法經營數額。但綜合全案證據,涉案的50台3405型号打印機并不屬于已經制作完成的産品。此外,雖然公安機關現場繳獲部分3401打印機标貼,但并無證據證實是用于3405型号的改裝。且公安機關在情況說明中表示現場僅僅查獲幾個标識,并無明确的數量和型号的指向。陳某、王某也并未供述準備對上述3405型号的50台打印機準備進行貼标。同時,三星公司出具的證明中明确說明上述50台3405型号打印機為韓國三星公司生産的産品,未授權在中國大陸銷售。上述證據足以證明該50台3405型打印機并未進行改動,不應計入非法經營的數額。
五、法院判決
二審法院審理後認為,馮某未經權利人許可,通過更換标貼、包裝盒、破解系統軟件的方式,擅自将三星原裝打印機改裝成為三星其他型号打印機,确實存在擅自使用三星注冊商标的行為,但改裝後的打印機與原裝打印機在功能、外觀方面并無實質性差異,不屬于刑法上未經注冊商标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标相同的商标且情節嚴重的行為,不構成假冒注冊商标罪,判決撤銷一審判決,李某無罪。也就是說,對打印機軟件更新,但商标仍然是該品牌注冊商标,改裝前後的打印機不存在實質差異,不足以影響消費者對該品牌打印機商标的認同,不屬于假冒注冊商标罪的構成要件。李某于2017年2月8日獲得國家賠償。
六、案例評析
 
腳注信息
Copyright © 2018 江蘇恒橋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電話:0523-86838161
手機:18051161116
地址:泰州市鳳凰東路68号建工大廈七樓